楷子

我喂过几只猫,在老家。

都是为了抓老鼠,农村可没有宠物这种说法。

有一只猫很倔强,死活不肯吃剩饭剩菜,可是又抓不到老鼠。

后面就到外面抓虫子吃,还会叼腊肉香肠回来,基本就是一只野猫了。

但它晚上总会从窗口爬进来,在屋檩上走动,眼睛发出幽蓝的光。

后来,家里人都外出了,据村里人讲,它还是会回到我那屋子,巡视自己的领土。

还有一只猫,生命很短暂,不到一个月吧。

它很小,张开嘴叫,也发不出声音。

眼睛里满是眼泪和眼屎,毛发一丛丛地粘连在一起。

它死的那天眼睛里甚至还有几只蛆虫,这么些年过去了,我还记得那个画面。

后来,我把它装进一个破烂的簸箕,然后爬上一颗松树,挂在树梢。

以及中还有其他一些小动物甚至是植物出现在记忆最深处。

它们来到这个世界和你邂逅,占据你生命中小小的角落,虽是过客,但总会让你的轨迹有些许不同。

你的悲天悯人,你的触景生情,你的最柔软和最坚硬,都是经由它们完成。

我们常说珍惜当下,珍惜眼前人,可是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值得感恩的,一眼万年。

到了汕头,都说要吃美食。

这家店人气很旺,大半夜的人头攒动。

我点了几份菜,然后开了一瓶啤酒,不小心弄碎了瓶口,割伤了手指。

忍了一会儿,晕血的我就恍惚地倒了。

然后不多久我醒了过来,像做了一个梦,显得特别魔幻。

老板送了一碗白粥过来,然后我又要了两碗。

买单时老板没收我粥钱,还打了折。

那晚点了那几样呢?我忘了,美食这种东西,和美人一样,都是看缘分的。

好看的是你,以及想你时周遭的一切……

都说生活在别处,其实逃离几日还得回到熟悉的环境。我们闯入别人的世界,总爱自我催眠,或悲天悯人,或感怀慨叹,其实对于此间的人来说,你就像我像他像那野草野花……

追逐着太阳,就像追逐着你,不可挽回,早晚消失不见。但至少,可以拥有一刹那的美好,在某个角落,在某个瞬间。属于一人,属于永恒。

晨跑归来……